趣读读小说

首页 漫威之我能控制金属
字:
关灯 护眼
趣读读小说 > 漫威之我能控制金属 > 第三章 治疗断臂

第三章 治疗断臂

        刘冲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在曼哈顿的一家医院里面,双手都被夹板所固定住,周围的病床上还有着不少在哀嚎的伤员,放眼看去,不是缺胳膊就是断腿,刘冲的情况已经是非常幸运了。

        一位护士小姐拿着报告走了进来,金色的短发显的非常干净利落,鼻翼两侧有着点点看不清的小雀斑,前凸后翘的丰满身材让一旁哀嚎的伤员声音都小了几分。

        看着已经清醒过来的刘冲,护士小姐姐咧嘴一笑,“小家伙,你真的是太幸运了,出现在那两个怪兽最疯狂的街道附近,竟然只受了这么点伤。”

        看了看手中的报告,低头摸了摸刘冲的小脑袋,“对了,警察本来说要去找你的父母,但是似乎没有找到,看来你可以联系一下他们,让他们过来接你,顺便把医药费交了!”

        “护士小姐姐,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刘冲看了一眼窗外依旧是漆黑一片。

        “凌晨四点十五分,嗯,昨天晚上才把你送来的,你昏迷了六个小时而已!”潘妮看了一下表,伏下身子对刘冲亲切说道,“不过你的医药费有两百三十七美元喔,你可以去护士台那边打个电话,姐姐还有事要忙,拜!”

        “嗯,潘妮护士,拜!”刘冲看了一眼潘妮胸前的名牌,回应了一句。

        护士的离去,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其中却不包括刘冲。

        身高不过一米二的他跳下了病床,来到了窗前,可以清楚的看到,医院门口还有着不少救护车在运送着伤员。

        掏了掏口袋,里头差不多有着三百块钱,自己一人来到了缴费的办公室,交完费便匆忙的离开了医院,离开前,在前台听到了护士长打电话。

        “对,已经满床了,再有严重病患请送往其他医院,不要就近送了!”

        “你不知道吗?那两个怪物毁掉了好几栋楼,光我们医院的重病人都已经有一百多个了,听警察说,昨天死了八十多人,一百多辆车,好几千人都受伤了,这可怎么办呀!”

        出门拦着一辆出租车,“皇后区,森林山路!”

        “hey,小家伙,那地方可不近,你有钱吗?”开车的黑人很瞧不起他的模样。

        “少不了你的!”刘冲扭头看着窗外的风景,没好气的说道。

        车子渐渐开动了,没有多远,就看见了,昨天晚上的事故发生地,好几辆鸣笛闪光的警车停在哪里,拉着黄色的警戒线,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刘冲见此,也是吐出了一口气,靠在了车座椅上,‘五年了,看来剧情快开始了,可是为什么这个身体才十岁呀,很多事情都非常不方便呀!’

        ......

        五年前,正在看电影院看《蜘蛛侠之英雄远征》的刘冲,刚刚看到了影片结束,兴致勃勃的等着片尾的彩蛋,结果彩蛋没有等到,却等来了一发子弹。

        那时,一个男人怒气冲冲的从影院外冲了进来,手里揣着一把自制土铳,对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一对男女就开枪,嘴里还拼命念叨着,“你还敢在外边找男人!!我杀了你!!”

        不偏不倚,子弹正好全部都崩到了刘冲的脑袋上,血了呼啦的刘冲躺在地面上的最后一个想法就是,‘所以最后的彩蛋是啥!!’还有一个‘要是子弹能拐弯该多好呀!’

        结果,一个恍惚之间,就来到了纽约的街头,成为了一名五岁的孩子,一直住在收养他的养父母家中。

        但是,刘冲看着脑海中的屏幕,‘掌控点:四十九’

        ‘力量7    防御5    速度8    精神    17(备注,一个身体健康的正常成年男性数值为10)’

        ‘技能:d级金属掌控’

        轻悄悄的三行字,彻底的改变了刘冲的生活,重新学习英语,接受新的家庭,接受身体变小了的事实,也慢慢的接受了,自己能够控制金属的事实。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森林路,“嘿,小子,二十九美元,付钱吧!”

        刘冲再次从兜里翻出了三十美元,递了过去。

        黑人司机一把抢了过去,“哟呼!剩下的一元就当小费了,给你一个忠告,先生,不要晚上在外边瞎晃悠!”开着车一溜烟的跑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强忍下了从他车轮上卸两颗螺栓下来的冲动,向着家门口走去,看了看手上的夹板,手指微微一动,裤脚里的最后一柄小刀飞了出来,割开了绷带,将其丢在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就剩最后一柄飞刀了,这次太亏了,不仅没有任何收获,还搭进去了所有的家当,太可惜了!”刘冲将刀塞回了刀袋中,悄无声息的上楼躲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首先就是从柜子中飘下来了一大箱子满满的高热量零食,巧克力,压缩汉堡,牛肉罐头...等等,往嘴里胡吃海塞了起来。

        同时,在一旁的铁架子上,抽出了一根二十斤重将近六厘米粗的实心铁棍出来,放在了双膝之上,直到嘴里的最后一口牛肉咽了下去,双手轻轻放在了铁棍上。

        已经放弃夹板的断裂双臂已经有些略微的弯曲,这些动作带来的巨大疼痛让双臂一直在颤抖着,手掌甚至都已经无法闭合动作,全靠着身边的一些金属片来进行的辅助。

        只见刘冲的双手放置铁棍的位置,正在一点点的下陷下去,而自己虽然看不到,但是却感觉的到,手臂上的断裂处,被一股莫名的能量包裹着,在缓慢的纠正着骨头断裂的地方。

        这是刘冲在八岁那年发现的一个能力,因为飞的太高,从空中摔了下来,双腿都摔了个稀碎,就在那一夜,勉强维持理智的刘冲靠着本能,将一个厚重的铁架子给拉扯了过来,将手搭了上去。

        那一个晚上,刘冲就躺在院子里吞掉了半个大铁架子,才将双腿给治愈完毕,剧烈的疼痛让其一夜无法安眠,而且还感冒了,从此,他就就不敢这么浪了。

        ......

        窗外的天色已经发白,看了一眼挂钟,已经五点多了,手中的铁棍已经消失了一半,没错,是消失,完全的消失,没有一点点残留物,凭空消失,这种治疗的方式刘冲思考了很久。

        是吸收了吗?并不是。

        更像是用消失掉的金属去换取了治疗能量,至于是怎么做到的,刘冲还是想不明白。

        门外已经传了动静,看来叔叔婶婶已经起床了,刘冲没有在犹豫。

        五心朝天,浑身上下,散发出了微微的金色光亮,手中的铁棒更是有些不住的颤动,随后,肉眼可见的细小金色光点从铁棒中冒了出来,融进了更大的发光体,刘冲的身体之中。

        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刘冲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整个房间又恢复了昏暗,随手将并没有多大变化的铁棒扔到了身后的大铁箱子里。

        ‘咔擦!’一声轻响,自然落地的金属棒就这么被摔成了两截,就像一块脆弱的玻璃一般。

        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完好无损的双手,‘我感觉,我变的更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