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读小说

首页 重生新婚夜,病娇王爷被我攻陷了
字:
关灯 护眼
趣读读小说 > 重生新婚夜,病娇王爷被我攻陷了 > 第226章:想要得到什么?

第226章:想要得到什么?

        清风苑内……

        楚洛苡躺在贵妃椅上,旁边是种下的一颗桂花树,风一吹便扬起桂花的花瓣落在她的鼻尖,额头,头发上。

        她闭着眼睛很是享受的待在院子里面,就连眉头也舒展开来。

        “王妃,殿下已经好久没有来清风苑了。”流月坐在旁边煮着桂花茶,一边扇着一边说着。

        楚洛苡睁开眼睛,取下落在鼻尖上的一朵桂花,微微动身头发上就落下花瓣来。

        “是啊,已经好久没来了。”不仅是没来,就连她这几日也没有见过他。

        “王妃没有和殿下发生什么矛盾,殿下这是怎么了?”流月有些想不通慕瑾川的做法。

        “不知道……”

        楚洛苡的目光看向头顶晃动的树叶,她心中怀揣着心思,就如同着桂花树一般,晃荡的很。

        书房里面,白术背着剑走进来,“殿下,月侧妃求见。”

        慕瑾川正看着书桌上放置的奏折,他头也没有抬的说道:“让她进来。”

        “是!”白术回答着转身往外。

        几秒后,月司纯穿着银纹绣百蝶度花长裙走进来,离书桌还有四五步停下来。

        她的手放在身侧,对着慕瑾川行礼,声音娇柔的说着:“妾身见过殿下。”

        “免礼。”慕瑾川放下手中拿着的奏折,目光移向她,“侧妃来书房找本王所为何事?”

        月司纯的眼睛笑得弯弯的看着他,双手紧握在一起,“妾身最近学了一种很好吃的民间糕点,想邀请殿下晚上来尝尝。”

        这是在变相的邀约着他去共进晚宴。

        慕瑾川点了下头,“既然侧妃都如此说了,本王有什么不去的理由。”

        见他答应,月司纯高兴极了,“那妾身便回香雪阁准备膳食,等候着殿下前来。”

        “嗯。”慕瑾川低下头继续看着奏折。

        月司纯转身向外走去,离开书房的那一刻她对着身边跟着的丫鬟说着:“芍药,快去把我准备好的东西都拿出来,今晚殿下来一定要好好招待。”

        这话她边走边说着,落在打扫的下人耳中,纷纷传着慕瑾川要去侧妃的消息。

        等月司纯走后,慕瑾川再次将手中的奏折放下,他有些头疼的靠在背椅上。

        慕瑾川深知自己最近和楚洛苡太过于亲近,才会导致有人盯上楚洛苡,于是没有一直去清风苑。

        他这几天努力克制着自己没有去清风苑里去找楚洛苡,就是想要旁人知道他没有这么重视她。

        没有去找她的这几天他也很是难熬,他很想要每天晚上都抱着楚洛苡入睡,和她一起颠鸾倒凤。

        墨浅从外面走进来,对着慕瑾川说道:“殿下,您要去月侧妃那里的消息,下人们都已经传开了,是不是要去王妃那里解释一下。”

        慕瑾川何时不知道他去哪里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开来。

        “不用了,本王亲自去找她解释。”他说着。

        月司纯邀请他共进晚宴,他也想要趁此机会和月司纯解释清楚自己的心思。

        夜幕降临,慕瑾川准时来到香雪阁里面,芍药快速的通知在里面的月司纯。

        “月侧妃,殿下来了。”芍药跑进来说着。

        月司纯快速看了一眼铜镜后起身,来到门口时慕瑾川已经走进来。

        “妾身见过殿下。”她手放于身侧,眼睛温柔的看向慕瑾川。

        他走进来,对着月司纯说道:“起身吧。”

        跟随着慕瑾川走进去,她边走边说着:“膳食都已经准备好了,妾身的糕点也刚刚好。”

        木桌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美食,糖醋鲤鱼,蒜蓉蒸龙虾,蟹肉燕窝翅……

        两人一落座,芍药从旁端上一小玉盘的糕点,月司纯起身伸手接过放在慕瑾川的手边。

        “这是妾身做的糕点,殿下先尝尝吧。”

        慕瑾川的目光放在晶莹剔透的圆形糕点之上,他拿起筷子夹了一个靠近嘴吃了一口。

        她眼中带光期待的看着他的反应,“殿下觉得如何?”

        “不错,挺好吃的。”

        剩余的糕点落在碗中,慕瑾川将筷子放在筷托上,没有再碰那余下的糕点。

        月司纯眼神跟随着糕点落入碗中,得到赞赏后却心中没有那么的高兴。

        “你们都退下吧,本王有事跟月侧妃说。”

        话音落下,身边站着的下人都快速往外走去,就连白术也转身离去关上了门。

        见他如此反应,月司纯有些无措。

        她落座在慕瑾川的身边,开口问着:“殿下有何事跟妾身说?”

        “你在这王府过得如何?”他反问着。

        月司纯眨了眨眼,笑了起来,“妾身过得很好,殿下为何这样说。”

        这样的慕瑾川太过于奇怪,让她心中隐隐不安。

        他开口说道:“若是你觉得过得不好,可以随时离开。”

        “司纯怎会觉得过得不好,能够待在王府司纯觉得很幸福,为殿下做事司纯也是心甘情愿的。”

        月司纯心慌起来,暗示般的说着自己为其做了很多的事情,心中也很喜欢他。

        慕瑾川认真的反问她,“你知不知道本王真的想做什么,想要得到什么?”

        她愣在原地,想做什么,想要什么她真的不知。

        见此情况,他便直接挑明不再这样藏着,

        “这些时日以来,本王其实对你没有任何的心思,也不想再一直耽误你,尽早离开王府找个良君嫁了,是对你最好的结果。”

        月司纯的眼睛微微睁大,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向慕瑾川。

        “殿下这是要和我和离?”

        慕瑾川点了点头,“是。”

        她再也承受不了心中的怨恨,情绪彻底爆发,“我知道,都是因为楚洛苡殿下才会如此对我。”

        “这事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他说着。

        “为何没有关系,以前殿下从未这样对我,殿下现在变了,完全变了一个人,楚洛苡有什么好的,只会在外面到处勾搭男人。”

        慕瑾川站起来很是生气的呵斥着:“够了,王妃不是你能够如此污蔑的人。”

        外面的白术守在门口,不让着急的芍药进去。

        “来人!”

        听见慕瑾川的声音,白术立刻推开门大步走进去。

        里面月司纯坐在椅子上面,饱含着泪水,整个人柔软的撑在桌子上。

        “从此刻起,月侧妃除了香雪阁其余什么地方也不许去。”

        他转身甩袖离开,一眼都不看那伤心的月司纯。

        芍药等人离开后从外面跑进来,看见她着急的问道:“侧妃,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