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读小说

首页 重生新婚夜,病娇王爷被我攻陷了
字:
关灯 护眼
趣读读小说 > 重生新婚夜,病娇王爷被我攻陷了 > 第227章:你这是逃命去?

第227章:你这是逃命去?

        清风苑中,流月将软禁了月司纯让她禁闭思过的消息带到了楚洛苡的耳中。

        “软禁?吃一顿晚膳就软禁了她?”楚洛苡有些摸不透。

        下一刻,慕瑾川带着人出现在清风苑门口。

        “瑾王殿下驾到。”

        她坐在椅子上面没有起身,没过几秒人就出现在屋中。

        楚洛苡看向他,“流月带人先下去吧,再备些膳食过来。”

        “是,王妃。”

        房间里面剩下他们两人,楚洛苡站起身来,“发生什么事情了,看起来这么的生气?”

        “你就不问我为何不来清风苑?”他反问着。

        楚洛苡把手中的书籍随手一放,很是明白他一般答道:“如此做自然有你的道理。”

        他大步往前走了几步,用力把人儿抱入自己的怀中。

        “我去香雪阁只是跟她解释,让她早日离开王府,寻一处好人家。”

        之后的事情她也想到了,定是月司纯和他因为这件事情争吵。

        楚洛苡靠在他的肩膀上说道:“月司纯身上还有很多事情未能解开,还不能把她这么早放开。”

        “你准备怎么做?”慕瑾川问着。

        她从他的怀中出来,抬头看向他微微一笑。

        ****

        “咳咳……”

        慕承宣右手作拳挡在嘴边,轻咳着几声。

        龙椅上皇帝听声瞧了他一眼,“太子身体抱恙就坐下吧。”

        “多谢父皇。”慕承宣往一旁安置的檀木椅上坐去。

        太监总管带着一个小太监,将温热刚好的龙井茶端上来。

        慕承宣喉咙作痒,左手端起那龙井茶来喝了几口,滋润着嗓子。

        “瑾王为何还未来?”皇帝问着上茶的总管太监。

        见皇帝看向自己,总管太监停下手中的动作,往前走了一步。

        “回皇上的话,瑾王殿下正在往养心殿赶来,马上就到。”

        皇帝没有说话,听见话语声的慕承宣沉思一番。

        几分钟后,慕瑾川到达养心殿,一进去便看见慕承宣正坐在椅子上,有些病恹恹的。

        “儿臣参见父皇。”他左手在外,右手在内抱拳前推,身子略弯。

        皇帝开口说道:“坐下吧。”

        慕瑾川直起身子往慕承宣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近日太子身体抱恙,去江北粮仓查账之事只好先搁置,此事,你们作何想法?”皇帝开口问着他们。

        慕承宣回答着:“儿臣心中倒是有一人选,更适合儿臣去这江北粮仓。”

        这话倒是引起了皇帝的兴趣,“哦?太子口中所说所谓何人啊?”

        他笑着看向对面的慕瑾川,“当然是三皇子,瑾王殿下。瑾王殿下做事沉稳,诗书武艺样样精通,是做好不过的人选。”

        皇帝偏头看去,仔细斟酌一番的确慕瑾川是去往江北粮仓查账最好的人选。

        “承渊啊,此事你可愿意去做?”皇帝看似是在询问着慕瑾川的意见,实则已经做好了决定。

        他起身对着皇帝回应道:“儿臣定不辜负父皇所期。”

        “此事就交给瑾王,三日后出发。”皇帝说道。

        慕承宣笑着看向他,两人目光交汇。

        从养心殿出来,墨浅不由得在身边说道:“他安的什么心思,自己去不了就让咱们殿下去。”

        “殿下应下此事,定有殿下的考虑,你别多嘴了。”白术走在他身边说着。

        慕瑾川听着他们的对话,开口说道:“皇上听太子的进言便已经决定让本王去,即使这是件不好解决的苦差事。”

        他踏上离宫的马车,纵身往上进入了马车里面。

        墨浅和白术面面相觑,一左一右跟着马车往皇宫外面走去。

        “什么?皇上派你三日后去江北粮仓查账?”王府内楚洛苡有些吃惊。

        她看向坐着的慕瑾川,“你身体还未好,路途遥远,对你并无好处。何况此事不是交于太子处理?”

        “太子近日身体抱恙,此事他不方便出面。”慕瑾川说着。

        楚洛苡担心的蹙眉,当机立断就决定下来,“那我陪同你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她一同前往慕瑾川有些不放心,他话都还没有说完,楚洛苡就带着流月去收拾他们的衣物。

        “这个带上,这个药也要带上。”楚洛苡将包起来的针灸放在行囊中,一些零散的药也堆放在一起。

        流月利落的整齐放着,拉起两角系成一个蝴蝶结样式,放在一边,接过楚洛苡手中的衣物。

        “王妃还有什么要准备的流月去拿来。”她说道。

        楚洛苡想了想,吩咐流月去屋内拿出常备的止血药。

        慕瑾川独自身处在书房内,了解着江北的账目,凡是有问题的地方,拿着毛笔用红色的墨水圈起来。

        几本看下来已经有上百个漏洞存在,江北粮仓宛如一个巨大的黑洞。

        三日后,楚洛苡换上简单的发饰,穿着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和慕瑾川一同出门。

        流月左手一包右手一包,身上还背着一小包东西,白术见状不禁笑到:“流月,你这是逃命去?”

        “管你什么事儿,走开!”流月眼睛瞪了他一眼,走到身后的马车上将东西放下。

        被流月凶了一番的白术皱眉看着墨浅,墨浅怂了下肩膀上了备好的马。

        楚洛苡被慕瑾川扶上马车,两人坐好后,马夫驾着马车往前走着,往皇城的大门处走去。

        路途中,楚洛苡手指触碰着窗帘掀开一角往外看了一眼,队伍路过一条小溪,蜻蜓落在水面站立。

        她放下手回过头,问着身边坐着的慕瑾川,“江北粮仓你了解的如何?”

        “江北是大周朝离西域最近的地方,里面也常常有西域商人来做生意。”慕瑾川介绍着江北的背景。

        楚洛苡说道:“如此说来,江北粮仓和西域也常常有生意往来。”

        “没错,两者常年都有交易。我查了粮仓的账目,上面漏洞百出,应当是有人和西域那边的人有来往。”慕瑾川说着。

        她思考着这里面的暗道,两人商谈着如何处理此事,“或许可以如此……”

        黄昏下,金灿灿的光芒渐渐被黑色掩盖,周围有些暗,江北的亮着的灯光出现在面前,马车临近江北。

        “白术。”慕瑾川扬声在窗户边喊着。

        他骑着马靠近窗边,身子微微弯下来,“老爷。”

        “你带人先进去安顿客栈。”慕瑾川说着。

        话音落下,白术骑着马往后说了几句,骑着马带着人先进入江北,寻觅落脚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