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读小说

首页 穿越九零:成了三个反派的全能后妈
字:
关灯 护眼
趣读读小说 > 穿越九零:成了三个反派的全能后妈 > 第218章 围殴

第218章 围殴

        “顾凌,不要。”

        林珊月赶紧阻止,卑微地祈求她放过沈凉城。

        “林珊月你真是没有骨气,我宁愿今天残废,也不会求他半句。顾凌,你不是很嚣张吗?为了堵住我的嘴,差点把我赶出娱乐圈,我告诉你,我现在并不惧怕任何事情,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沈凉城的嘴硬得很,要他低头不可能。

        顾凌的右脸红肿起来,火辣辣的感觉让他清晰地体会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动手,沈凉城是第一个。

        看着沈凉城如此高傲,他决心要给他点颜色瞧瞧,他稍微一用力,沈凉城就疼得冷汗直冒。

        “顾凌,你再敢动一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顾凌瞬间听说,凌厉的目光扫向她,嘴唇紧闭不说话。

        “林珊月,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孩子?如此没有教养。”

        苏晓儿连说话都是端着的,时时保持着她千金大小姐的姿态,殊不知,在她的眼里就是一个笑话。

        她的话都不足以引起她的情绪。

        “顾凌,放开他。”

        “我若是不放呢?”

        他跟她杠上了,她看到了他眼中的倔强和挑衅,这种时候,只会激起他的血性。

        “你想要怎样?”

        “让我打回来。”他说。

        他竟然提了这样的要求,真是让她再次刮目相看。

        过去几年的相知仿佛是一场笑话。

        “好,我替他。”

        沈凉城咬牙切齿地吼道:“林珊月,我让你不要多管闲事。”他不买林珊月的账,更看不起她的懦弱。

        若她是以这样的方式为自己出头,还不如当个缩头乌龟躲起来更好,省得在这儿丢人现眼。

        他宁愿痛,宁愿今天和他拼个你死我活,也不愿意高高在上的她为自己低下头颅。

        林珊月走上前,把自己的脸凑过去,面部改色地说道:“放开他。”

        她就真敢,或者说没有什么事是他不敢的。

        顾凌缓缓松开手,沈凉城捂住快要断的手臂,朝着林珊月吼道:“我真是鄙视你,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他用尽力气,一个字一个字的把这些话吼出来,他自认为充满了气势,有绝对的威慑力。

        却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林珊月不给任何一点反馈。

        林珊月像是赴死的战士,脸上带着从容和淡淡的笑意,这是看透世界万物,再也不报任何希望的表情。

        “动手啊。”她说。

        沈凉城的咆哮声更加洪亮了,“林珊月,你恶不恶心?你和他还有婚约在身,他当着你的面牵另外一个女生的手,我看不下去替你出气,他这样的人,用得着你维护?”

        “顾凌,请你动手。”

        真的要这样吗?真的没有一点点解释?就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

        不是林珊月对他陌生了,顾凌想,是他对她也陌生了。

        垂下的手没有任何力气,脸上火辣辣的痛感也麻木了,心早就千疮百孔,早就失去了知觉。

        若这一巴掌下去,两个人之间再无可能。

        可她太会惹人生气了,她明明知道,他下不了手,她还是选择了这样做,他在明目张胆的挑衅他。

        就赌他有多爱她。

        他输得彻底,不管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自己都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输家。

        “林珊月,你赢了。”

        他越过她离开,神情是如此的绝望,以至于林珊月不敢再回想第二次。

        婚约的消息忽然戛然而止。

        这事儿也传到了沈君洋的耳朵里。

        他近来很少出现,他说,是因为工作太忙。

        “顾凌那个人渣,我一定会好好收拾他。”

        他没有沈凉城那么鲁莽,但行事手段比沈凉城更为阴险毒辣。

        “你做什么了?”

        林珊月慌张得很,这些人一个个都不让他省心。

        “不知道,可能现在已经躺在icu了。”

        “沈君洋!!!”

        “我就是叫找人去稍微教训一下了他,放心,他死不了。”

        “沈!君!洋!”

        沈君洋不理解,她那么优秀,比顾凌。好一百倍的人比比皆是,为什么她就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你可以忍受他,但我不能忍受。反正我已经做了,你惩罚我吧,但我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沈君洋倔强得很,像一头倔驴,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他行事自己的一套方法,并不像沈凉城。

        “我舍得惩罚你吗?你这是在挑衅我。”

        “姐姐~那你呢?你在挑衅自己,被伤过几次了,怎么就不长点记性?

        你不难过?但我们看着难过,我们听你鸣不平。”

        “你不希望我和他结婚吗?”

        沈君洋赶紧摇摇头,“不希望,一点都不希望。”

        当初以为顾凌已经转变本性,可以给林珊月幸福,再也不伤害她。

        事实证明,他再一次看走眼了。

        只要他还活着一天,就不会再有顾凌伤害她的机会。

        “君洋,这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插手好不好。”

        “你的意思是你还要和他藕断丝连吗?”

        放下谈何容易?不爱了又哪有那么简单?

        “倒不是那个意思。”

        “那就答应我,和他恩断义绝,否则我就不认你这个姐姐了。”

        “君洋,你……”

        “你别解释了,我不听,你已经亲眼所见,他当着你的面牵起了别人的手,这已经是出轨了,你若是还原谅他,你就是冤大头。”

        “我……”

        沈君洋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她的大道理一套又一套的,他害怕她掌握话语权以后,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策反了。

        “我宁愿你独美,也不愿意你被顾凌伤害,我说的是真的。”

        沈君洋下了很大的决心,他绝对不支持她和顾凌在一起。

        “我想想……”

        “别想了,这段时间和宝儿住,我让她盯着你。”

        林珊月答应了,被人呵护的感觉真的很好,很有安全感。

        沈君洋本来就是独当一面的人,若他不生病,他应该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传奇之一吧。

        林珊月答应了先搬去和李宝儿住,现在心里乱得很,也需要有一个人来聊聊谈谈,缓解情绪。

        通过熟人打听,顾凌走在路上被人围殴躺进了病房,全身多处骨折,尤其是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