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读小说

首页 穿书甜宠:八零年代首富夫妻
字:
关灯 护眼
趣读读小说 > 穿书甜宠:八零年代首富夫妻 > 第312章 他也是酒店的客人

第312章 他也是酒店的客人

        屋内三人都吓了一跳。

        何婉清这才想起来,浴室里还藏着个大活人呢。

        叶兰兰立即就跳了起来,“谁在浴室?”

        黎淑贤察言观色,见何婉清没有半分害怕,反而是透着尴尬和无奈,立时就明白了。

        浴室里这个人,想来在她母女进屋之前,是被何婉清藏进浴室的。

        看来,是她们母女来的不是时候了。

        她赶紧起身告辞,拉着叶兰兰就走。

        叶兰兰却不死心,频频瞅着浴室,回头巴巴地看着何婉清。

        “何姐姐,二兵哥哥是不是藏在浴室里,想给我个惊喜啊?”

        何婉清狼狈不堪,尴尬地想在脚下抠出个三室一厅来,把秦定坤藏进去。

        黎淑贤母女走后,何婉清抿着嘴,刷地拉开了浴室的门。

        果然,秦定坤双手抱胸,一脸不爽地靠在洗手台旁,脚边还躺着个玻璃杯。

        “你跟她聊的倒是挺热络的,如果我不提醒,你是不是打算让我在浴室里睡上一夜。”

        何婉清又好气又好笑。

        “能让你住一晚就不错了,还挑睡的地方,信不信我真让你睡一夜浴室啊。”

        秦定坤粲然一笑。

        “我才不信我的女孩有那么狠心呢。”

        何婉清心房狂跳不止。

        她从来没见秦定坤笑得这么鲜活美丽,就像是绽放在夜幕中的烟花,灿烂明亮,令人心生向往。

        她不由自主就沦陷了。

        唉,她果然还是个名副其实的颜狗啊。

        何婉清认命地直叹气。

        “还是睡到床上来吧,地毯太薄了,睡上一夜,湿气入体,你又淋了雨,别再生病了。”

        秦定坤频频点头。

        可不是嘛。

        他生怕何婉清再反口,从浴室出来,嗖地一下就窜上了床,侧身紧紧贴在墙上。

        “你看,我占的地方不多,剩下的足够你睡了。”

        何婉清看着他的脸孔被墙挤压得都快变形了,整个人恨不得变成张画挂在墙上,不由地噗嗤一笑。

        何婉清洗漱完毕,合衣侧卧在床上,关上了灯。

        屋内黑黢黢的,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可闻。

        床很窄,只能容一个人仰躺,两人不得不侧卧着。

        饶是这样,何婉清还是觉得热气源源不断地从秦定坤的身上传了过来。

        她浑身绷得紧紧的,脸面向床外,双眼牢牢闭着,心中七上八下直打鼓。

        肩上忽然搭上了一只手,吓得她身子猛地一颤。

        秦定坤轻轻叹了口气。

        “婉清,你别怕,咱俩还没结婚,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就是想跟你说,快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好听的声音隐隐带着几分委屈,何婉清不禁又心疼了。

        过了好半晌,她才干巴巴地解释。

        “我不是害怕,就是,就是有点紧张,定坤,我跟你说,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跟异性睡在一张床上,我肯定紧张的……”

        耳畔突然传来秦定坤轻轻的鼾声。

        何婉清:“……”

        不是吧,她还在这自责愧疚,他竟然毫无负担地说睡就睡。

        简直就过分。

        何婉清气哼哼地一拉被子,闭上了眼睛。

        折腾了一天,她是真的累了,没多久就沉入了梦乡。

        听着她低低的呼吸声,秦定坤微微笑了。

        她对他还真是信任,竟然完全不设防。

        既然这样,那他就不能辜负了这份信任。

        无论他多想,今晚他都会老老实实的,不动她一根头发。

        想想她方才的话,说什么活了这么多年,老气横秋的,好似她有多大年纪了。

        其实,不过才二十岁罢了。

        秦定坤温柔地替她掖掖被角,很快也睡过去了。

        窗外明亮的阳光照进房间,何婉清揉揉眼睛,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

        浴室里传来洗漱的声音,何婉清侧头向床上看去。

        果然,她身侧早就空空的。

        不知为何,她心中也是一空。

        她赶紧起来,整理着床上的被子。

        秦定坤洗漱完毕,从浴室出来,见她已经起床,笑道:“我出去瞧瞧有什么好吃的。”

        何婉清下意识答应了声,等到他拉开门走出去,她才反应过来。

        坏了,他还没登记呢,就这么大喇喇地出去,被前台撞个正着,那还不被坏人抓起来。

        她冲到门口,还没出去,就听门外有人客气地道:“秦先生,您的房间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难道秦定坤还叫客房服务了?

        难道趁她还在睡觉的时候,秦定坤叫客房服务了?

        他可真够大胆的!

        生怕酒店不知道,她在房间里藏了个人。

        何婉清气急败坏,正要开门,却听秦定坤笑道:“就这些吧,别的不需要了,多谢你了。”

        “好,那您慢用。”

        服务员温和的话语落下后,关门声便在对面响起。

        何婉清一怔,猛地拉开了房门。

        对过的房门正在此时打开,秦定坤倚靠在门口,坏坏地笑道:“我定了早餐,要不要拿到你房里一起吃。”

        到了此时,何婉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秦定坤也在这家酒店定了房间,就在她住的房间对面。

        难怪昨天下午,她带着他进酒店时,前台小姐非但不阻拦,还笑得那么奇怪。

        傍晚下班时,并没有跟替班的人交代秦定坤的事。

        原来,他也是这家酒店的客人,本来就有资格住在酒店里,当然不会赶人。

        可气的是,他竟然扮可怜,让她心软,硬是在她那张单人床上挤了一晚上。

        何婉清气的都快没脾气了。

        她重重地哼了声,“何必拿来拿去那么麻烦,就在你房间里吃便是。”

        说完,“砰”一下关上了门。

        声音震得秦定坤头皮发麻。

        何婉清慢条斯理地刷牙洗脸后,施施然进了秦定坤的房间。

        只一眼,又被气的够呛。

        他定的,竟然是间双人房。

        房间宽敞明亮,房间里并排放着两张单人床。

        想想昨晚她不得不侧身睡了一夜,她简直想把床搬起来砸到秦定坤的脑袋上。

        整个就一混蛋。

        秦定坤察言观色,知道小媳妇的火气正呈指数级biubiu上升,老老实实伏低做小,跟伺候老佛爷似的,把她扶到座位上,又把她爱吃的全都用碗碟装好,放好勺子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