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读小说

首页 肆意诱哄
字:
关灯 护眼
趣读读小说 > 肆意诱哄 > 第四十章 那我煮面给你吃?

第四十章 那我煮面给你吃?

        两人的这一幕,正好就被从江奶奶房间出来的江樾撞上。

        郑旭燕看到他后,眼底闪过一丝得意。

        老太太上再看不上她又怎样,只要她能抓住她儿子的心,那么她在这个家里就永远都有一席之地。

        江樾神情漠然,手滑进校服裤兜里,慢慢往外走。

        江松霖听到脚步声回过头,就看到他要往外走,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这是去哪?等会儿都要吃饭了。”

        江樾扶着鞋柜换鞋,头也没抬:“我什么时候说要留下来吃饭了?”

        “混账!”江松霖吼了一声,“你郑阿姨辛辛苦苦在厨房做晚饭,你说不吃就不吃了!?”

        突然被提名的郑旭燕立马做出一副任劳任怨的委屈模样,上前宽慰道:“算了算了,小樾确实也没说要留下来吃饭,你别怪他。”

        换好鞋的江樾站在玄关处,冷眼看着这夫妻俩唱双簧。

        江松霖心疼郑旭燕,转头又骂道:“你看看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你这……”

        “我孙子怎么了?”江奶奶操纵着轮椅从房间出来,沉着一张脸扫了两人一眼。

        江松霖解释:“不是妈,我这是在教育……”

        “教育?你先教育好你那女儿再说吧,我孙儿乖着呢!”江奶奶冷嗤,说话间又瞥了一眼郑旭燕,郑旭燕立刻伏低做小退到一边。

        被训的江松霖不敢再用刚刚那副态度对江樾,但开口的语气依旧僵冷:“吃完饭再回去,今天的事还没找你算账呢。”

        说完,江松霖背着手就要走。

        “您倒是对我们之间的父子血缘很有自信啊。”江樾散漫的站在原地,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笑,隐隐透出几分讽刺。

        江松霖回过头:“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远不到能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地步。别以为你今天帮我解决了一桩破事我就得对你感恩戴德了,你不来,我一样能解决。”

        游文琛凭关系进的一中,他自然是知道的。

        “至于你那情妇,”说到郑旭燕,江樾的语气瞬间变得轻佻,“你觉得我会吃她做的东西?”

        “你!你个混账!”

        江松霖被“情妇”两个字刺激到了,扬着巴掌迈着步子就要上前打人。这不止是在羞辱郑旭燕,更是在羞辱他!

        眼见着江松霖的巴掌就要落下,江奶奶忙横在两人中间:“你还想打小樾!你是想要气死我这个老婆子是不是!”

        “妈!你听听这个不孝子说的话啊!”江松霖气着反驳。

        “他说什么了?小樾哪一点说错了!?你看小樾哪次留下来吃饭了?谁自作多情挑拨离间你看不清,我这个老婆子看得清!”

        江奶奶情绪激动,一通话说下来脸涨得通红,还咳了几声,荣嫂忙走过来替她拍背顺气。

        小心思被看穿的郑旭燕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她庆幸的是,江松霖还是信她站在她这边的。

        “好,不留下来吃饭可以,你要么回家住要么换个地方住。总之,不能跟唐家人还有唐家那个小丫头再有来往!”

        他不能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在高三这个关键时刻再出什么乱子。

        江樾却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握拳抵在下颌笑了几声,他笑得轻慢,又有些渗人,明明是那么俊帅明媚的一张脸……

        他理也没理江松霖,踱步走到江奶奶身边:“奶奶,我先走了,有空再来看您。”

        江奶奶笑着拍了拍他:“好~有空就来,学习要紧。”

        江樾“嗯”了一声,转身开门出了别墅,把江松霖暴怒之下喊出的话隔绝在了门后。

        他走了几步,余光瞥到院子花圃里开得正艳的玫瑰。他记得,以前这里种的是乒乓菊。而楚子晞最爱的花就是乒乓菊……

        白日里的热气还没散尽,空气里跳跃着不安的燥热分子,然少年却混身冷寂。

        罢了,不管这里种的是乒乓菊还是玫瑰,都跟他没关系了。

        他踩着山地车离开了江家。

        一路上他骑得飞快,几次擦着车身略过,车主险险刹住车后探出头来指着他的背影破口大骂。

        几辆震天响的摩托在等红灯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身边扬过一阵风,摩托车上的几人纷纷掀起挡风罩侧头去看拐弯往左边去了的山地车。

        有人率先出声:“我去,刚刚那个好像是樾哥啊?”

        周楚翎看了一眼江樾的背影后收回眼:“是他。”

        “我了个娘,樾哥这是把单车骑出了摩托的速度啊,咱要追上去看看吗?”

        周楚翎摇头:“不用,他就那样。”

        哪次他回了江家有好脸色了。当断不断呐……

        不像他,除了天皇老子,谁都管不了他了。

        鸿鹄小区。

        江樾刚上到三楼,就听到对门的唐家传出一声狗吠。

        是皮卡丘。

        接着,唐家的门就开了,皮卡丘立马蹿了出来,甩着尾巴在他腿边兴奋地蹭。

        “江樾哥哥你回来啦!”

        唐语昕推门出来,身上穿着青色的棉质睡衣,显然已经洗过澡了。

        她凑过来,江樾立马就嗅到了她身上发散出的淡雅的栀子花香,从江家带出来的那股燥顿时也平息了不少。

        江樾点头:“嗯,你带皮卡丘去溜了?”

        唐语昕乖乖地点头:“是呀,它又拉了好多粑粑。”

        说的时候,唐语昕一脸嫌弃地看了眼蹲在地上吐舌头的皮卡丘。

        “行,那你回去写作业吧。”

        江樾打开门,欲要进去,衣角却被娇小白嫩的手指扯住。

        唐语昕显然是看出了他心情不好,语气没了平日里大喇喇的气势,反倒软了许多。

        “江樾哥哥,我给你留了饭。”

        唐青翰和关茹不知道,她却是知道的,江樾哥哥每次回江家都不会留下来吃饭。

        江樾浅笑着,额上还有未散去的汗,他抬手薅了薅她的短发:“不用了,哥哥不饿。”

        唐语昕有些讶异,他这次心情不好居然没想着折腾自己?

        “那我煮面给你吃?”

        【姜糖小剧场:

        江后知后觉:皮卡丘拉了很多粑粑?

        唐点头:是啊。

        江:你给我留了饭?

        唐反应过来:……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