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读小说

首页 肆意诱哄
字:
关灯 护眼
趣读读小说 > 肆意诱哄 > 第四十九章 你平时就是这么训练的?

第四十九章 你平时就是这么训练的?

        唐语昕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想要去高三那边找我哥哥。”

        盛明枫看了眼廊道外的雨幕,神色为难:“但是这雨也太大,我送你过去吧。”

        “这……”唐语昕咬着唇,白净的小脸上浮现了一抹红晕,“你方便吗?”

        “这么近有什么不方便的?”盛明枫笑着把伞打开,“走吧。”

        唐语昕浅笑着钻进他那把黑色的大伞下,跟他一起往综合楼的方向走。

        两人刚到综合楼的时候正好碰上了顾清荷。

        唐语昕还记得之前过来的时候见过她,是江樾哥哥的同班同学。

        她笑着跟顾清荷打招呼:“学姐好。”

        顾清荷也对着她笑了笑,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她旁边的男生:“你是来找江樾的吗?”

        唐语昕点头。

        顾清荷解释道:“他今天下午第二节课就回去了,貌似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他家里出事了?”唐语昕重复问到。

        顾清荷点头:“是吧,我看他走的挺急的。”

        可是江樾哥哥不是跟江叔叔他们感情都不好吗?也就跟江奶奶好点,难道是江奶奶?

        唐语昕想了想,然后跟顾清荷道了谢。盛明枫也还没走,跟她一起站在综合楼的门口。

        唐语昕忧愁地看了眼细密的雨,这雨下得倒是有些不止不休的意思了。

        实在不行她也只能打车回家或者让爸妈过来接她了。

        一会儿后,盛明枫把伞收了塞到她手里:“伞给你吧,我家挺近的。”

        “那怎么行!”唐语昕推脱着要把伞递还给他,但是盛明枫没给她这个机会,把背上的书包摘下举过头顶就冲进了雨幕里。

        唐语昕吃惊地“唉”了一声。

        他站在雨里回过头看着她,笑得温和:“你快回去吧,我没事。”

        话说完,盛明枫就顶着自己的书包跑了。

        雨丝浓稠绵密,水滴在路面的水坑里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就像此刻唐语昕看着盛明枫在雨中奔跑的内心。

        她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那里正飞快跳动着。

        在她十几年的人生历程里,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因为“喜欢”而心动的感觉。

        回去的路上,她打着伞推着自行车走得很慢。伞柄上仿佛还有着盛明枫握过后的余温,暖得她内心一烫。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她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她掏出手机。

        江樾:没淋雨吧?

        唐语昕这才想起江奶奶可能出了事,飞快地在手机上输入一行字:没有。是江奶奶出事了吗?

        江樾没再回她。

        进到家里后,唐语昕小心翼翼地把伞擦干收好,打算等明天还给盛明枫。

        她刚把伞收好,被她扔在床上的手机震了一下。

        江樾:嗯,突发心脏病,刚抢救过来。今晚可能不回去了,你帮我喂一下皮卡丘,下雨了别牵它出门遛了。

        唐语昕:好。

        还真的是江奶奶出事了啊。

        唐语昕有些惆怅地躺到了床上。

        她见过江奶奶,是个挺慈祥的老人家。以前她也会过来看江樾哥哥,只是后来伤了腿,出门不太方便,就没再来过了。

        希望不要有什么事才好。

        第二天,唐语昕去到学校,把伞还给盛明枫,对方笑着接过后还问她有没有淋到雨。

        唐语昕笑容清甜:“没有,还得多亏你给我伞。对了,你昨天淋了雨没感冒吧?”

        盛明枫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没有,大男人哪那么容易感冒。”

        “那就好。”她话刚说完,早读课的铃声就响了。

        唐语昕咬了咬唇,有些羞赧:“那下午见啦。”

        盛明枫点头:“好。”

        待唐语昕转身回了自己班里,盛明枫脸上的笑立马消散。

        他看了眼手里的伞,转身进到班里后直接丢进了班级后边的垃圾桶里。

        经过昨天一场大雨,今天穗洋市的温度降了不少。昨天的一中学生们都还穿着短袖短裤,今天全都是长裤加外套。

        下午体能训练的时候,唐语昕换好衣服去到操场,有冷风吹过,让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等到准备活动做完了,她才觉得身上暖起来。

        卢军让他们抻筋,一排高大体壮的体育生站在操场外围的护栏边,把腿抬到上面往下压。

        盛明枫就站在唐语昕旁边,乘卢军走到另一边规范其他人的动作时瞧瞧跟旁边的唐语昕说话。

        他说了一些好笑的段子,逗得唐语昕忍俊不禁的要笑。

        最近一段时间,两人经常在训练的时候讲话分神导致动作不标准,因此没少被卢军罚。

        彼时正是下午第四节课下课的时间,有不少进出校的学生朝他们这边看。

        操场隔着百米不到的距离就是一中的学校大门,此时的操场外隔着绿化带的校道上,一个身形颀长的男生正立在那里。

        是江樾。

        秋风萧瑟清冷,他岑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流畅的下颚上敛,俊逸的脸上有几分疲怠,然后就是比这萧瑟的秋风还要凉的冷峭。

        他昨天走得急,什么东西都没拿。昨天江奶奶出了手术室之后他也一直陪着,直到今天下午江奶奶醒了他才从医院出来,想着回学校把东西拿回家,顺便等唐语昕一起放学回家。然后……

        然后他就看到了现在这一幕。

        唐语昕因为和盛明枫讲话,导致抻筋的动作也不标准,卢军走过来后罚他们走四百米鸭子步。

        可是明明是被罚,唐语昕蹲在地上一步步喘着气往前走的时候,却还是看着盛明枫笑了。

        头一次。

        江樾头一次觉得看着她笑,却觉得自己的心像在被人紧紧桎梏着。

        明明他刚从江松霖和郑旭燕的冷眼里过来……

        他像是自虐一般站在原地,来来往往进出的学生都向他投来了暗暗打量的目光,直到他们训练结束。

        唐语昕跟盛明枫从操场出来,她很快就看到了站在操场外的江樾。

        她兴冲冲地跑过去:“江樾哥哥,江奶奶她……”

        “你平时就是这么训练的?”江樾冷冷打断他,随后视线落在她身后缓缓踱步过来的盛明枫身上。

        唐语昕的笑僵在脸上:“什么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