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读小说

首页 我的末日堡垒车
字:
关灯 护眼
趣读读小说 > 我的末日堡垒车 > 117.削弱坦克

117.削弱坦克

    有了机械师的提醒,顾卓知道,自己的末日堡垒经不起几次折腾了,再任凭这样发展下去,结局必然是阴沟里翻船。

    没想到黄天他们这么有门路,搞来的竟然是一辆99A坦克,怪不得他们胆敢如此猖狂。

    不过好在搞来坦克是一回事,具体作战又是另外一回事。

    正规战争中,坦克出击的话,一定是要采用步坦协同作战,用步兵强大的火力来掩护坦克脆弱的履带和侧方,确保坦克能够冲破敌人的防线。不仅如此,还需要空中精准打击,只有诸多因素结合在一起,坦克才是战神一般的存在。

    但是现在,只有孤零零一辆99A冲出来,不见其两侧协同的步兵,更没有什么空中支援。看来这黄天终究还是太高估了99A的实力。

    99A确实强,但并不是说就是无敌的,在和末日堡垒的对抗中,真不一定能够取胜。

    前提是,末日堡垒别再被穿甲弹射中了。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只能争取速战速决。

    顾卓学习过现代坦克战争的相关知识,知道燃烧瓶只能对以前的坦克起作用,对于现代坦克,除非你是掀开它的顶盖,把燃烧瓶扔进里面,不然就只是抓瞎。真正对坦克起到关键作用的,还得是反坦克武器。

    但是顾卓车上也没有这种东西。

    “md,得想办法打它的履带,或者把它的炮长镜打掉。”

    现代主战坦克有一半的战斗力都是建立在它的观瞄系统上的,炮长镜的作用就是为了坦克的炮管提供瞄准,如果能够把它打烂,坦克基本上就废了一半了。顾卓也不用担心它再攻击到自己的末日堡垒。

    至于打履带,自然是为了让它成为一堆无法动弹的钢铁。

    刚刚已经试过了,蓄力到一半的空气炮对炮管本身无法造成伤害。如果要想把空气炮完全蓄力再发射出去,99A的第二次穿甲弹都射过来了。

    必须用一些威力更强的,能更快得到反馈的东西。

    高爆手雷!

    顾卓猛的想起自己那天下车去查看狼王尸体时,身上携带的一个高爆手雷,他上次好像也直接放在了驾驶座旁边。

    他往手套箱里找了一下,果然,很快就摸到了一个高爆手雷。

    这个小小的手套箱里面,放了许多枪和子弹,一些近战武器,现在甚至还有一颗手雷,简直就是小型的便携军火库了。

    把高爆手雷握在手里掂量了几下,顾卓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计划。

    朝影看到他的动作,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准备用高爆手雷炸坦克?想炸它的什么部位?”

    “炮管还有炮长镜,至少让它别再把穿甲弹打过来了,造不起。”

    顾卓回答完,脚踩油门,向99A就快速冲过去。

    此时99A里面坐着的几个人,正在手忙脚乱的把下一枚穿甲弹填到炮管里面去。

    坦克指挥手擦了擦方才额头上渗出的冷汗,说到:

    “一枚穿甲弹对它造成不了什么伤害,我不信了,两枚三枚四枚还没用了,踏马的,总能炸开它!”

    正当他喃喃念叨的时候,另一边原本安静的驾驶员突然吼到:

    “艹,这个家伙在干什么!”

    只见面前,挨过一.炮的末日堡垒如同疯.狗一般向坦克冲了过来,完全不要命一样!

    “这家伙不会想撞坦克吧!?这踏马可是99A啊!”

    闻言,指挥手回头看了一眼,看见了末日堡垒的举动。他心下一惊,也顾不上别的,赶紧走到填弹手旁边和他一起装弹。

    得在那个混蛋靠近坦克之前,把穿甲弹装进炮管里!

    然而他们的动作还是没有顾卓快,此时顾卓已经驾车来到了坦克面前,眼看就要撞到的一瞬间,推土刀的锋刃已经要碰到坦克前面的装甲了,稍有不慎就会撞上,车子突然转头,往坦克的一侧行驶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

    一直在观察着顾卓一举一动的驾驶员惊呆了,这种程度的反应能力,和对车子的掌控力,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就算跟他说顾卓和末日堡垒融为一体了,他都可能会选择相信。毕竟这太bug了!

    行驶到坦克旁边的顾卓,打开了车窗,拉开高爆手雷的拉闸,就往坦克的炮管用力砸了下去。

    他的动作行云流水,仅仅只用了一两秒的功夫。

    驾驶员此刻瞪大了眼睛,同坦克里面的人高喊:

    “手雷,手雷从坦克侧面扔过来了!”

    众所周知,无论是怎样强大的现代装甲坦克,其车侧两侧装甲都很薄弱,远不及正面装甲的防护性那样强悍。

    这是所有坦克的通病,即便是99A也不能避免。

    已经来不及也完全不可能有机会把坦克掉转方向了,高爆手雷向着炮管砸了下去,末日堡垒此时却提速驶远了一些距离,免得受到波及。

    只听“轰”的一声,高爆手雷在碰到炮管右侧的一瞬间就爆炸开来,强大的冲击力和四散的手雷碎片,这可比第一次的空气炮来的威力猛烈多了。

    在一阵火光中,炮管的外壳装甲出现了缝隙,而里面的炮长镜此时也全部碎裂,彻底被打烂了。

    射击手尝试着调整炮管方向,最后也只得无奈的对指挥手说到:

    “没用了,废了,炮长镜坏了,什么都看不到。炮管本身也出了故障,侧面坏了,现在根本移动不了。”

    闻言,指挥手一阵气愤,怒火攻心,他用脚狠狠踢了几下地面。

    “艹!踏马的,那小子!!”

    这辆99A,他们平时用心呵护着,不敢开不敢大动干戈,每天都会对它进行保养。它吃的油又多,可以说是像供祖宗一样供着它了。

    没想到,此刻的99A就这样被人轻易地破坏了炮管和炮长镜,瞬间失去了百分之五十的战斗力。ŴŴŴ.81ŹŴ.ČŐM

    “别装弹了,没用了!”

    指挥手停下动作,也拉住了一旁的装弹手,

    “现在装进去,又发射不了,有屁用!开启激光武器!”

    闻言,驾驶员回答到:

    “激光武器没用啊,对面用的也不是反坦克武器,激光武器本质就是用来干扰的...”

    “让你开你就开,哪来那么多废话!现在不干扰他,一会儿他就来打咱们的履带了!”

    指挥手怒到,他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

    这些个人,一个一个都是踏马的蠢蛋。

    果然,如他猜想的一样,顾卓刚损坏完炮管和炮长镜,他又将车子快速启动,重新向99A冲了过来。他的末日堡垒上树立了四管机枪,蓄势待发,看样子是要对履带下手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 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我的末日堡垒车更新,117.削弱坦克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