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读小说

首页 我的末日堡垒车
字:
关灯 护眼
趣读读小说 > 我的末日堡垒车 > 119.贾生

119.贾生

        99A在指挥手的驾驶下,用着最坚固的,最使人引以为豪的厚重正面防护装甲,向末日堡垒撞了上去。

        顾卓通过末日堡垒传来的信息,看到这辆不顾一切的撞向自己的坦克,他第一反应就是躺在地上,一把将朝影紧紧抱在怀中。

        “别动,我们得跟那辆99A赌一把了,末日堡垒还不知道会被撞成什么样。”

        说着,顾卓依然紧紧闭着眼,感受着那辆坦克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细微的动向。

        99A虽然算是速度快的坦克,但是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快的过顾卓的末日堡垒,况且顾卓可是和末日堡垒心意相通,哪是那个指挥员能够相提并论的。

        在坦克冲上来的时候,他迅速做出反应,控制末日堡垒掉转了个方向,绕过99A撞上来的车头部分,转而去攻击它最为脆弱的侧翼装甲。

        指挥员看见末日堡垒如一条灵巧的游鱼,轻巧的绕开自己,来到了自己薄弱的侧翼。他一阵无能狂怒,用手不停砸着操纵台:

        “什么东西!艹尼玛的!老子的99A不可能输给你的一辆烂车!”

        他疯狂的想要掉转坦克的方向,追着顾卓撞上去。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把导致这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拉去垫背也不算亏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是因为那辆该死的黑色大车,他视为生命,作为末日之中活下去的唯一保障的99A坦克,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如今,99A看样子是废了,就算能把顾卓干死,启东这里的几只老狐狸,肯定更愿意去修理顾卓的黑科技大车,没人会管他的99A。与其这样,还不如带着99A与他一起同归于尽算了。

        这么想着,指挥手更加癫狂。然而还不等他把坦克的履带掉转方向,只听一声“轰”的爆响,整辆坦克都剧烈的震颤起来,好像是内部发生了一次特级地震!

        随后,整辆坦克竟然直接侧翻在地。

        震感使得指挥手一屁股跌坐下去,刚刚他射杀的几具尸体跟着一起滑落,全都压在他的身上,压的他差点喘不过气来。

        “草!”

        指挥手骂了一句,将身上几具尸体挪开。

        而此时,开着末日堡垒全力撞上去的顾卓也好不到哪去。巨大的相互冲撞力让他抱着朝影撞到了驾驶座上,手肘和膝盖都撞得生疼。

        他第一反应是去关心朝影:

        “你没事吧?”

        朝影摇摇头,她被顾卓紧紧的抱在怀中,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99A被撞过以后,侧翼的装甲竟然裂开了几道裂缝,而顾卓车头推土刀的锋刃也卷了一些,甚至有隐隐固定不住,要往下掉的趋势。

        除此之外,顾卓还发现,末日堡垒的车窗出现了一点点的裂纹,这是之前受到再怎样的攻击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由此可见这次冲撞力道之强。

        “踏马的,老子跟你拼了!”

        指挥手挪开几具尸体,见怎么都无法重新操控坦克,他怒极,往仪表盘上踹了一脚。随后在一旁掏出射击手的机枪,准备从尸体堆里面爬出去。

        正当气氛处于焦灼之时,顾卓也抱着朝影从地上站起了身,两人还没来得及坐回位子上,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交易市场的墙突然被整个撞开!

        顾卓等人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看见弥漫的尘烟当中,竟然是一辆大卡车从市场里面直接开车冲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顾卓惊了,那看起来只是一辆普通的大卡车,他想不出来有谁会这么生猛,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指挥手这个时候还没从尸体堆中爬出来,就听到一阵轰隆巨响,心里只隐隐感到一些不安。

        很快,大卡车的车门被人推开,里面跳出来一个身影。

        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才和顾卓结实的贾生。

        此刻贾生手中拿着一挺步枪,往顾卓等人的方向走来。

        顾卓警惕的看着他,却见他走到已经侧翻的坦克前面,把坦克的顶盖一把掀开,随后,他像揪一只小鸡仔一样,从里面把指挥手揪了出来。他一把将指挥手扔到地上。

        “你奶奶的,你奶奶的,我射死你!”

        指挥手被扔在地上,灰头土脸的,他失去了面子,还没看清来者是谁,当即举起手中的机枪就要一阵扫射。

        “滚你丫的!”

        贾生见状,还不等指挥手开枪,一脚将他手中紧紧抓着的机枪踢得老远。

        他端着步枪,对着指挥手,说到:

        “这坦克,是你的吧?”

        指挥手被枪指着,自己身上没有一把武器,敢怒不敢言,他选择用沉默来抗议。

        “说话呢。”

        见状,贾生把步枪端的低了一些,往指挥手的胳膊开了一枪。这一枪直接射中了指挥手的右上臂,打出一个模糊的血洞来,痛的他鬼哭狼嚎。

        “问你话呢,这是你的坦克?别装哑巴英雄了。”

        贾生看起来比之前那几个恶人更像恶人。

        指挥手捂着右上臂,疼痛感撕心裂肺的传来,但他还是死死咬着牙,不肯说。

        贾生失去了耐心,他蹲到指挥手的面前,随后拿步枪顶上他的裆.部:

        “这个玩意儿总比手对你重要吧?你不说,我就让你永远跟它道别。”

        他说的时候一丝不苟,眉毛蹙着,明明没做什么特殊的表情,却透露着一股杀气。

        指挥手原本还暗自作祟的自尊心,立刻被这一下打的粉碎。他牙齿打着颤儿,也管不上这么多了,赶紧说到:

        “是,这坦克是我的...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

        贾生挑眉,轻佻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他毫不犹豫的举枪,一枪爆了指挥手的脑袋,

        “不干什么,毙了你。”

        很快,原本还算有较多人口流通的黑市,现在就只剩下一辆侧翻的坦克,顾卓的末日堡垒,站着的贾生,以及满地死状各异的尸体了。

        贾生往顾卓的方向看过来,他当时还没来得及问顾卓的名字。

        顾卓也看向他,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是个硬茬,放在军队当中也是个十足的刺头儿。

        就是不知道这个刺头儿会不会对他们产生威胁。

        正当顾卓警惕的看着这个男人时,贾生竟然意外的对他们表现得很友好。

        他把步枪往地上一扔,拍了拍自己身上,表示自己没有其他武器以后,他高举双手,做出投降的姿态,说到:

        “我的仇已经报完了,我跟你们无仇无怨,也多亏了你们,我才能完成我的目标,现在就算是死了也值了!现在要杀要剐就随你们便吧!”

        他说完,似乎认命一般,眼一闭,不再说话,也没有任何其余动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