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读小说

首页 择日穿越
字:
关灯 护眼
趣读读小说 > 择日穿越 > 第一章:守林人

第一章:守林人

        2016年秋,一个晴朗的白天,华夏国蜀地西南边境的崇山峻岭中,一个姓杨的护林员正在山中巡视。

        他被调任到这里只有一年,山前山后就只有一个驻所,住着他和几名同事。

        这里别说人烟,就是信号也没有,连盗猎者也少有光顾,方圆数十里就只有这几个大活人,守着一片静寂的山林。

        只有每周一次准时准点的直升机运来物资,才让他们觉得世上并不是只剩下自己这几个人了。

        但林子又不得不守,青山绿水都是宝,更别说这山里还有几株极罕见的植物。

        姓杨的护林员名珈,正值壮年,同事也大多是年轻力壮的小伙,正是闲不住的年纪。

        本来再大的道理也压不住年轻小伙躁动的心思。奈何几个人都出身贫困,这一份工作给的钱多,就签了几年的合同,来到这荒山野岭,已是两年了。

        平日里巡山都是两人一组,相互有人照应。可今儿个不巧,杨珈的搭档得了场小病,只能杨珈一个人出来巡山了。

        最近都没出过什么事,杨珈在山道上慢悠悠的走着,极是惬意。

        这山道是一代代守林人踏出来的,新人循着旧道,便不至于走了弯路,跑到别的山头。

        杨珈极喜欢这条路,尤其秋天,层林尽染,犹如大自然隔了三季,再度完成了他的绘作。也不知是人走进了画中,还是画里本来就有这么一个人。

        突然杨珈停下了。

        多年磨练的感观让他觉得天上似乎有什么飞过,一头扎进了林子里。

        那似乎是道白光,或许是只鸟。鱼归大海,鸟入山林,本来没什么稀奇的。

        但杨珈总觉得不对头,这只鸟来得太怪了。形单影只,像锋矢一样冲进山林,似乎要把山林戳开一个窟窿。

        杨珈在对讲机里跟同事讲明,便加紧去看那几株要重点看管的植物。那关系着这群人几年的劳碌。

        平时这条路已经走惯了,但此时杨珈只恨自己少生了两只脚,不马上到场确认那几株植物的安危,他的心始终放不下来。

        秋天是特别关键的,再有几天果实就要成熟。

        或许这几株植物能趁机摆脱稀有物种的身份,从此开枝散叶。

        但若是让谁霍霍了,那不说这几株植物的安危,杨珈自己就得出大事情。

        这些时候本来应该有人寸步不离的守着,但奈何这些濒危物种个个都比较独特,不是在悬崖上就是在山沟底。尤其是这几株,练了个倒挂金钩的绝学,倒长在洞穴顶。

        而这洞穴,仅有山羊大,又在悬崖峭壁上,只有一条小道上去。

        终于是到了地方,还好,一切都好,这几株植物个个都精神饱满,各个顶着两个青色的鸽子大的果实。一株没少。

        杨珈暂时放了心,和同事会合,暂时把心放下了。

        当晚,山上就起了雾,接着就是雷鸣电闪,紧接着雨就下起来了。

        豆大的雨点砸在屋顶上,也砸在众人的心坎上。

        那几株植物虽然重要,但杨珈等人的住所在山间,最怕这种暴雨。

        不说山洪,只要几人带的设备和储粮淋了雨,就少不得要过几天苦日子,等直升机再把物资送进来,不知道要等多久。

        几个人赶紧披着雨衣打着手电,又把防水措施检查了一遍,把东西都收了进来。又给屋顶铺上一层塑料,把水引到檐下的排水沟里。

        几人总算舒了口气,但杨珈仍不放心。

        “老陈,我再去看看。”

        老陈是杨珈的搭档,年龄不大,才二十五,面相却老得像四十,因此得了个老陈的称号。

        在几人中个性沉稳冷静,颇受几人信仼。

        “别,这雨太大了,路不好走。”

        老陈这样说也是有理由的。

        几人在几处要格外关注的地方设置了摄像头,由几人中最年轻的小宋看着。

        年轻人能熬,一看就是一个晚上。

        除此之外,还有一组和杨珈二人轮换的,大黄和董哥,这里总共只有五人。

        一组巡山,另一组就负责驻所的维护,或是照看菜园。

        这五人的队伍算多的了。

        但荒山野岭,总有看顾不过来的时候,要是谁生了病,几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是专业的医生,几个草头方子也治不了大病。

        外面正下着大雨,众人也不敢在这时候出去和大自然搏斗。

        而且已经好几年没出过事了。

        外面的雨一阵急似一阵。

        杨珈最终还是坐不住,一头冲进雨中,很快消失在暮色里。

        “这可怎么办?外面这么大雾,我们出去也找不到人。”

        老陈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

        “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大黄轻叹一声,小宋仍旧紧盯着屏幕。

        “这些年都没有死人的案例,我们还是别多想了。”

        董哥表现得心不在焉。

        一群人,硬是没有一个人真的要出去寻找同伴,也没人再说话。

        诡异的平静在小小的驻所内曼延。

        直至有人打破了这份平静。

        “你们说,上面为什么要安排这样一个人过来?往届都是四个人的……”

        不知是谁说的,但最终没人回答。

        屋子里又恢复了平静,而山间的美景,也被夜色笼罩,看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