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读小说

首页 门先生
字:
关灯 护眼
趣读读小说 > 门先生 > 第四章 黎明与鲜血

第四章 黎明与鲜血

        也不发问,曹植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黎明战争,又称黄昏战争、神话战争,甚至是独立战争。这是本世界第一次的大战。触发原因,未知;确切的开始时间,未知。我们目前仅能知道的是,在那个时间段,全世界尚未发现彼此的人类文明,都开启了一场对抗来自异种的战争。」

        在距离先进约三千到三千五百年前,人类刚刚才建立社会没多久,姑且战胜了野兽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但随即,随着一场空间异波,大量异位面物种便进入了这个世界。它们有的毫无智慧,但仅凭力量与天赋,就能轻易的屠杀村庄,毁灭聚落。

        有的具有智慧与文明,进入后奴役,或者说「开化」了人类为他们服务,在尚未有自身文明,甚至都没有文化的时候,就建立了具有体质的国度。

        然而,随着这场异波而来的除了外来,还有能量,随着时间的浸染、世代的传承与异位面种族的教导。人类之中或觉醒,或习得了「超凡」的能力。

        不仅仅是挥舞拳头、奔跑、吼叫与运用武器,而可以是力大无穷、飞天遁地、吞吐水火,更甚,能够点石成金、操控心灵。

        渐渐的,在黎明战争的前夕,「伟人」出现了。他们要么是开创了属于人类的「术」,要么是启迪了人类的智慧与觉悟,要么是觉醒出了足以匹敌强大异种的能力,在全世界范围内,一场人类对抗异种的战争,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打响——当然,这里的「同一时间」指的是世代,其中不同地区的开始时间可能会有三五十年的,甚至是上百年的差异。

        也正是在这段时间,人类将异种「除魅」,不再崇拜或惧畏它们,它们不再是口口相传或典籍内的神明、怪兽与灵异,而只是一群与人类争夺生存资源,需要被推翻与打败的敌人。

        「这场战争持续了大约三百年,余波更是长达一千年。如今,你们认知中那些习以为常的种族与野兽都曾经是我们抗争的对象。」

        「例如说,精灵与龙。」

        这时,一位坐在前排的女生举手发言道:「曹老师,那你认为这个世界上真的不存在神吗?」

        一丝回忆闪过,曹植回答道:「这要看你们对神的定义是什么。」

        他在黑板上用三语写下了一个名字,说道:「韦勒·凡·沃克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做Thereal,真实的存在。他假设了存在着超出一切的至善。它可以是人格化,也可能是非人格化;可以是能主动或被动地被感知,也可能无法被感知。」

        这是个三百多年前的人了,理论...不能说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过时了。最起码,就如今协会的理念来说。一个人格化的存在就能被超越,一个能被感知的存在就不是神明,一个非人格化又不能被感知的,就等于不存在。

        「这里的重点是两个,第一,超出一切;第二,至善。」曹植接着补充道:「倘若祂超出一切,无法被打败、感知甚至是理解,既全知全能,那祂就是神。这里对标的是「人」,祂是一,我们是众;祂是神,我们是人。」

        「倘若祂不是至善,那么它在道德上就存在瑕疵,即使他超越一切,也只能是邪神或者是「魔鬼」。这里对标的是我们人类的价值观与道德观。」

        曹植说话就是这样,很烦,不吸引人,啰啰嗦嗦的。

        女生在一面盯着曹植细心聆听的同时,手还在自动书写记录着,看起来她能做第一排还是有点东西的。

        这个话题很快被跳过,曹植简略提了几位在黎明战争中最为著名的伟人后,很快就说道了鲜血战争。

        「大家需要知道的一点是,战争从未停止过。无论是国家、民族的内外,还是人类与异种的内外,战争一直在发生——即便是在今天,此时此刻它仍旧在不知道那个角落进行着。」

        「之所以鲜血战争被称之为世界大战,正是因为它是发生在我们这个世界最大规模的一场战争,它牵扯到了所有国家,所有民族。是一场名副其实的世界大战,人类内战。」

        没等他说完,后排的一个男生就喊道:「唯凯撒致胜!」

        等他喊完,其他几个亚丁人的学生都接着喊道:「唯凯撒致胜!!」

        曹植没理会他们,甚至有点想打哈欠。男生们吼了几句后也就都消停了下来。

        「四千七百万人,这是目前根据各国与协会统计出来在鲜血战争中死亡的大概人数。」擦掉了那些伟人的名字,在上面用数字写了四千七百万,很多个零,白色的粉笔随着每多一个零出现,它落在黑板上就厚了一分。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啊,倒也不需要闭上眼睛这么有仪式感,大概想象一下就好。你,加上你的父母,兄弟姐妹,你的祖父母,外祖父母,算十个人。」

        「你们住在哪儿?大概是一栋楼,几百个,一个小区,几千,一条街,大概会有个小一万人?然后,把想象力往外延伸。」

        「就目前在亚丁半岛上各国的人口是三千四百万,加上挨着的山宁地,大概有五千万人。」

        曹植打了个响指,然后说道:「现在,他们全部都死了。」

        睡着窗口的一阵风吹入,抚过所有人都肌肤,一股恶寒

        (本章未完,请翻页)

        窜遍了学生们的身体。他们实际上根本无法想象,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力的范围。但光凭曹植淡漠的口吻以及刹那间的触动,这帮大学生就感觉到了可怕。

        沉默了大概七八秒,曹植提了一个声调,问了一个极为简单的问题:「现在,告诉我。鲜血战争的结果是什么?」

        这是每个人书本上都出现过的答案,众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协会的诞生。」

        它曾经有个很长的名字,后来改了几次,早就面目全非。如今落在人们影响力的,就只剩下了简简单单的协会二字。

        随着荣耀战争的爆发与结束,它早已成为了凌驾诸国之上,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组织。

        它是这个世界的联合,最起码大家都说它是。

        「最后...」

        没等他说完,铃声响起,是打卡下班的时候了。

        「这是我在艾俄伦萨的最后一节课,所以,没有作业。大家下课。」

        戴上帽子,曹植打了声招呼就推门而出。本来有几个学生要追问的,结果一出门就发现走廊上已见不到他的身影了。

        教职员休息室内,曹植正在整理自己的桌面,上传成绩等等。一份电子解约书真在上传,一份纸质的已经打印了出来——这份更像是留给他当做纪念的东西。

        毕竟,能在艾俄伦萨做老师,即使是短期的,也值得称赞与夸耀。

        等他事情快处理好之后,奥比利欧走了进来。他身上的那件马甲灰暗了不少,脸上甚至沾了一抹泥土。

        他咬牙切齿地走到曹植面前,没等他说出一句话来,就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看见面前的这一幕,曹植没有动他,只是回家把那台老旧的手机取了过来,然后拨通了电话。

        「一个自称是协会六级隶属监控部叫做奥比利欧的家伙倒在了我面前,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

        十五秒之后,电话那头的人说道:「把他送到雀楼,酬金十五万。」

        「我感觉他快死了。」

        「......所以呢?」

        「所以我觉得如果是这个情况,五十万比较合适。」

        「那你让他死吧。我这边收到的任务报价就十五万。」

        「行。」

        就这样挂断了电话,那头的人甚至不知道曹植的行,指的是就放着奥比利欧死还是答应了把他送去雀楼。

        「某位伟人的弟子曾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倒也不是为了钱......」

        (本章完)